默数到十,颜言终于动了。

只见她猛地把手一收,继而起身光速退到门口,仿佛一只炸了毛的小猫,浑身紧绷眸子却发亮,盯着傅侑珩。

又对峙了五秒,颜言慢慢退出了门,而后抬手按住门,猛地一推。

“嘭!”地一声,房门被她合上了。

傅侑珩错愕地看着这一系列行为,茫然察觉,她好像最后也没告诉自己,她到底在干什么。

……所以,颜言到底在干什么呢?

只有一道阳光落进的昏暗房间中,傅侑珩的神色晦暗难辨。

想起刚才那一幕,他脑中又突生一个念头:她的手好像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疤痕。

安静了一会儿,傅侑珩无声起弯起了嘴角。

那道光落在幽暗房间内,也似乎落在了他的眼中。

不久后,傅侑珩坐着轮椅开门出去,却见到门口立着一个行李箱。

不是他的,那就是颜言的了。

这又让他有些无奈,看样子颜言真的是被吓狠了,连行李都忘记带走,直接落荒而逃。

客厅里很安静,但是那间被颜言霸占的客房门是紧紧合拢的,她应该没有直接逃出家门。

其实傅侑珩也是今天才到家,一路舟车劳顿,回家他刚躺上床歇息一会儿,就不小心睡着了。

没想到颜言也是今天回来,还偷偷摸摸跑进房间里,不知到底要干什么。

正要去敲敲门,大门却被敲响,傅侑珩只好先去开门。

原来是段瑞定下的钟点工来了,家里半个月没有人住,已经落了一层灰。

家中来了外人,傅侑珩只好暂且放弃打算,掉头回房。

到门口,却看见停了一个行李箱挡着,把手上拴着一条蕾丝带子。

不用问,这行李箱就是颜言“见色起意”给忘在这里的。

傅侑珩想了想,抬手拆了那丝带丢在门口,而后便推着行李箱一起进了门。

颜言趴在房门上,悄悄听外面的动静。

此时的她脸上红晕还没消失,眉头纠结的皱起,整个人姿势奇怪,就为了听外面到底什么动静。

她听到了傅侑珩开门,又听到外面有人敲门,心里猜测是谁来了。

想到上次敲门来的卫绾,她心里又有些急。

等模糊听到傅侑珩的声音,说不用打扫房间之类的话,她就知道,来的应该是打扫卫生的阿姨。

可她还是不敢出去。

又听了会儿,传来的都是钟点工阿姨打扫的声音了,颜言转身走到床边,一头倒下。

砸起一层浮灰,颜言被呛得咳嗽两声,顺手把床上盖着的被子给掀地上,在干净的床单上打了个滚。

进入太阳城官方下载 离开太阳城官方下载

警告 / WARNING

亚洲sungame-太阳城官方下载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yc8y.qkjfd.com  y6ki.qkjfd.com  ynmyo.qkjfd.com  j13e0.qkjfd.com  792.qkjfd.com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