团子对这个称呼还陌生得很,一高兴就喊爹爹,甜甜软软的小奶音带着崇拜,用尽了团子知道的所有词汇夸,说爹爹真是个好爹爹,是全天下最厉害的人了,还不忘补充句:“音音最喜欢爹爹了!”

林一仰头看天,他可算是看明白了皇上为何出人意料将这团子带进宫了,感情是小公主太能拍马屁了,小小年纪就拍得一手好马屁,将皇上哄得团团转!

团子得了新伙伴,哪怕都是大了自己好多好多岁的大人也高兴,夸爸爸夸到兴头上,突然伸手捧住了他的脸,吧唧一口亲在了他下巴上。

林一看得目瞪口呆,本能地看向皇上脸色。

男人僵了僵,将不知何时蹦跶到自己腿上的团子提了下去,脸上没一丝表情,看着与往日那个冷漠的帝王没多大区别,只是脸色仿佛更差了些?

危玦看向林一:“既然已经知晓,还不下去办事?”

林一诚惶诚恐退了下去,满脑子都是那个亲亲,冷酷无情龟毛洁癖的皇上他……让小公主给糊了满脸口水儿???

龙乾宫是皇帝的居所,也是宫里最好的宫殿,当今皇帝不兴后宫,后宫也无出奇的景致或宫殿,算来算去还是龙乾宫好些。

皇帝没情趣,讨厌花花绿绿,也不喜过分热闹的景致,因而建筑风格都偏向大气简约,花白的大理石做成的台阶,团子坐在殿门口的台阶上,小肥爪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看人。

无名佝偻着身体扫地,皇上同意他们继续进宫来伺候着小公主,可没许他们贴身伺候。

小公主身边贴身跟随的都是一品大宫女,是宫里精心培养挑选出来的,他们四人因保护公主不利被降罪后本该逐出宫,现在却破天荒的皇上网开一面,叫他们做些粗使活计。

四人受惯了宫里捧高踩低的苦,说不上是麻木还是心如止水,对这样的安排淡然接受。

眼下万嬷嬷去了秀坊要些布料给公主做布娃娃,巧儿贪吃,这会儿不知干完活溜哪去了,甚至林公公也领了活在忙活。

唯独无名拿着把扫帚在偏殿院子里来回扫。

哪怕是偏殿,可帝王的寝宫又怎会小?父皇跟着一群老大叔们关起房门来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啥,团子无聊蹲在院子里看了好一会儿。

无名叔叔拿着扫把来回好久了,都没扫完……

团子想了想,站了起来,自告奋勇,“无名叔叔,我来帮你叭!”

团子还卷了卷过长的袖子,小宫装带着点飘逸的设计,袖子是那种喇叭袖,轻软的锦缎在手腕旁垂落下来,有些碍事。

团子分外想念以前的那件宽宽大大洗得发白的裙子,那是她从别人不要的衣服里捡来的,洗干净了特别好穿,特别是夏天,很凉快,干活也方便。

换了身上这身精致繁复的小裙子,过了刚开始那阵兴奋感后,团子觉得不大实用。

袖子卷好了,还记得叫宫女姐姐帮忙用丝带绑下,宫女虽说不解其意,也照着小公主的意思做了,只见团子万事俱备后,有模有样地拿起边上另外一把扫帚。

扫院子的扫帚分外大,扫帚柄约莫有半个成人身高这般长,比团子高两个她。

小小的团子两手笨拙地握住大扫帚,拖着扫帚跟在无名身后扫落叶。

宫女小花看明白了,惊得连连阻止,这要是让皇上看见了,让三岁的小公主去干活,不得把满宫的奴才全部送去重新培训一遍再来上岗?这还是轻的……照皇上的看法,定是宫里不养废物……

团子紧紧握住扫帚不放,仰头看小花姐姐,“这院子太大了,无名叔叔扫了好久都没扫完……”团子看了看天色,“天要黑了呢,这种事还是得音音来,音音会干活的!”

小花:“……”

边上拿着扫帚的青年小太监身形顿了顿,依旧头也不抬扫着地儿,只是步伐微不可见地慢了许多,动作也轻缓了些,动作之间几乎没有带起灰尘。

团子追了上来,跟在无名边上扫,她人小,捧着比自己身高高两倍多的大扫帚有些笨拙吃力,扫地几乎是用着拖的,但是团子很认真,琢磨了好久,觉得没法跟无名叔叔那样的方式扫地,就干脆认命拖着扫帚柄在扫,效率不高,但也不会添乱了。

她小脸红扑扑的,扫出一块儿干干净净的地后,炫耀似的喊了无名叔叔看,指着那块扫好的地,“干净了呢!”

团子并不知,因着皇上不爱花花草草,便多种了些树,偏殿院里的树尤其多,扫落叶是一项耐心活儿,这边扫干净了,等过一会儿一阵风吹来,兴许又重新掉了叶子在上面,又得重新扫,周而复始。


25f.qkjfd.com  x05k.qkjfd.com  rly.qkjfd.com  bgu.qkjfd.com  ulc6d.qkjfd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68t.qkjfd.com

本站亚洲sungame-太阳城官方下载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