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着晋阳公主的目光,玄世璟露出笑容:“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,只不过当年的一些事情,还是要弄清楚的。”

晋阳公主皱了皱眉头,她知道当年玄世璟是被人暗害下毒,只不过,事情都已经十年了,还没有查清楚吗?父皇那边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看着晋阳公主的小脸上一脸纠结的样子,玄世璟真的很想揉揉她的脑袋,告诉她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,很费神的,但晋阳始终是个公主,是李二陛下最宠爱的公主......

“小璟现在已经是大理寺少卿了,大理寺收藏整理了大唐最丰富的资料,玄世璟从那里下手,想必会便捷许多。”李恪说道。

玄世璟摇了摇头,大理寺的资料对他来说无异于鸡肋,既然已经知道是李元景下的手,顺藤摸瓜便是了,只不过要费些脑筋罢了,李元景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,想动他,必须步步谨慎,一步都不能错,大理寺......查探兵部的事情的话,倒还是用的上的。

“不知几位殿下对于兵部侍郎孙耀庭是怎么看的,想必前些日子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。”玄世璟不急不缓的吃着菜,一边吃着一边说着。

“孙耀庭?”提及此人,李泰皱了皱眉头,就是他把石城那边战事的折子压下来的,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真的给疏忽了:“平日里我观此人兢兢业业,也未曾出过岔子,此次难不成是偶然?”

“青雀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,卫国公虽然挂了个尚书的名头,但是这几年他已经是半退隐了,一直在府中闭门不出,兵部平日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多半是由卢承庆在照看,只有一些大事,才会递到孙耀庭手中,毕竟孙耀庭的官阶比卢承庆高一级。”

听了李承乾的话,玄世璟心中已经有了定论,看来一定要好好查一下孙耀庭了,平日里事情大多都是卢承庆在处理,经过孙耀庭手中的事情估计也就那么几件大事儿,就这么几件事儿,还把石城这么重要的折子给落下了,若是疏忽,这话可就说不过去了。

晋阳公主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玄世璟等人讨论这些事,早在他们开始说这话题的时候,她便悄悄挥了挥手将四周侍立在周围的太监宫女们打发走了,越是听下去,越觉得似乎有人一直在暗中对付璟哥哥,而且这人的身份地位,一定不低。

晋阳是聪慧的,常年跟在李二陛下身旁看着李二陛下处理朝政,批阅奏折,心思也是极为细腻的,十多年前一个侯爷被人下了毒,到现在还没查到幕后真凶,玄世璟刚到石城遇到吐蕃军队围困,兵部就把这石城战事的折子给压下了,明摆着是要让玄世璟身处困境,而程处默,恐怕是无意被连累到了。

到底会是谁呢?晋阳心中不禁疑惑,她是怎么也想不到,对玄世璟下毒的竟然就是表面上看起来与玄世璟毫无相干的荆王,她的皇叔,李元景。

“那孙耀庭就更没有理由压下石城的折子了。”李恪思索道。

玄世璟见众人都在为自己纠结兵部的事情,干脆挥了挥手制止了众人的猜测:“行了,也别在这乱想了,太影响心情,反正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。”随后,玄世璟起身将远处的抱着酒坛子的太监召了过来,接过他手中的酒坛子,示意他下去。

给李承乾等人的碗中倒上酒水,也给自己倒满,放下酒坛子,举起碗来说道:“来,这是我回来之后咱么第一次相聚,走一个。”

“璟哥哥,兕子也要。”晋阳公主见玄世璟颇为豪气,也想喝点酒。

玄世璟微微一笑:“不行,小孩子不能喝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

晋阳公主撅了撅小嘴,好像璟哥哥也没比自己大多少岁吧......

李承乾和李恪李泰闻言,也端起碗来,跟玄世璟干杯之后,都一饮而尽。

玄世璟用衣袖擦了擦嘴巴,人生就该如此啊,诗酒本应趁年华,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就不要拿来扫兴了。

第四十四章:醉酒

同李承乾他们在太液池边用过了午膳,玄世璟告别了目光中流露着不舍的晋阳公主,在李承乾和李恪李泰担忧的目光下,被一小太监搀扶着出了皇宫。

晋阳公主看着在小太监搀扶下离开的玄世璟,第一次有人温柔的给自己烤肉吃,第一次有人温柔的告诉自己,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羊肉,会上火,小孩子喝酒对身体不好....

虽然晋阳公主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回想着玄世璟脸上的笑容,跟父皇和大哥的感觉不一样呢。

可是看着璟哥哥,心中明显压抑了很多事情.....晋阳公主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疼惜。小小年纪的她明白,朝堂是一滩又混又深的水,而璟哥哥,应该是要趟进去了吧,而且是不得已要趟进去.....

李承乾转头,正好看到晋阳公主在发呆,目光还是落在玄世璟离开的背影上,心中不禁好奇,想了想今天兕子和玄世璟相处的一些事情,兕子才认识玄世璟,为什么会跟他如此亲近,这可是自家妹子啊,看来以后要留神一些,千万别一个不小心让这小子把自家妹子拐跑了,不过今天吃饭的时候小璟还真是奇怪,起初还好好的,怎么喝起酒来就没数了呢?虽说与玄世璟相见不多,但是依照他的了解,玄世璟不是那样轻易放纵自己的人啊。

可惜玄世璟是不会知道李承乾此时所想的了,回到长安,其实他心中是压抑着的,事情一桩桩,一件件的压在他心里,不能对任何人说,李恪提出要喝酒,那干脆就喝个痛快吧,此时的玄世璟有些头重脚轻了,他也确实喝了个痛快,已经有了很明显的醉意,这是他来到大唐后第二次喝醉,他想起了袁守诚,那个身上一点也没有像百姓们口中传的那样仙气飘飘气质的老道士。

玄世璟心中堵着一股烦闷的情绪,来到大唐,他谁都没招惹吧?为什么老是跟自己过不去呢?思及此处,玄世璟心中泛起一阵难言的愁绪,若是一直留在西域跟跟袁守诚每天论论道,学学医,习习武,这一辈子平平淡淡的过去多好......

有些喝醉的人总是喜欢胡思乱想,譬如玄世璟,一会儿想着要过闲云野鹤的生活,一会儿惦记着侯府的一大帮子人,想的太多,脑袋也觉得累了,干脆趴在那小太监身上,睡了过去。

“侯爷,侯爷。”那小太监只觉得自己肩膀上一沉,连忙唤了两声,却没有等到玄世璟的回应,小太监扶住玄世璟,扭头一看,原来是睡了过去,小心翼翼的护着这位年轻的侯爷,玄世璟的身子并不是很重,小太监干脆将他背了起来。

进入太阳城官方下载 离开太阳城官方下载

警告 / WARNING

亚洲sungame-太阳城官方下载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mrvq.qkjfd.com  iwj21.qkjfd.com  k3vv.qkjfd.com  4eny3.qkjfd.com  6rxpx.qkjfd.com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